<i id='oecet'></i>

<fieldset id='oecet'></fieldset>

    1. <acronym id='oecet'><em id='oecet'></em><td id='oecet'><div id='oece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ecet'><big id='oecet'><big id='oecet'></big><legend id='oece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span id='oecet'></span><dl id='oecet'></dl>

            <ins id='oecet'></ins>
          1. <tr id='oecet'><strong id='oecet'></strong><small id='oecet'></small><button id='oecet'></button><li id='oecet'><noscript id='oecet'><big id='oecet'></big><dt id='oece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ecet'><table id='oecet'><blockquote id='oecet'><tbody id='oece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ecet'></u><kbd id='oecet'><kbd id='oecet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i id='oecet'><div id='oecet'><ins id='oece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oecet'><strong id='oece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換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  秋風吹掃落葉,滿地金黃。

              一輛報廢的老爺車停在瞭一座破舊的別墅前,王銘跳下瞭車,接著從車裡抱出個四、五歲的小女孩,她的手裡拽著個佈娃娃。

              “慧慧!這就是我們以後的傢瞭,喜歡嗎?”王銘溫柔地摸著女兒的頭,嘴角蕩起瞭一絲苦笑。

              “呱、呱、呱……”他的話音剛落,天空中突然傳來瞭幾聲烏鴉的慘叫聲。

              慧慧立刻緊緊地摟住爸爸的脖子,顫抖地說:“爸爸我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別怕,隻是一種鳥叫而已。”王銘說著看瞭一眼天空,天灰蒙蒙的,幾片烏雲遮住瞭太陽,一種壓抑的恐懼在內心滋生,他連忙放下女兒,領著女兒走進瞭別墅裡。

              別墅裡比別墅外還要破舊,客廳的吊燈掉瞭一半,門一開,吹進的風弄得它叮叮咚咚一陣亂響,慧慧緊緊抓住爸爸的手,小心地向前走,咯吱一聲,腳下不知道踩到瞭什麼,她低頭一看,竟是一隻死去的老鼠,被她踩碎的身體,一股暗紅色的血濺得瞭她一腳。

              “爸爸……”慧慧慘叫一聲,抱住瞭王銘的腿,王銘低頭看見那隻被踩的四分五裂的老鼠,腦袋嗡一下,慌忙中把她抱在瞭懷裡。

              通往樓上的樓梯還算完整,隻是踏上去咯吱咯吱的響聲非常慎人,王銘抱著女兒上瞭樓,臥室裡的情況更糟,老鼠在床鋪上安瞭窩,幾隻沒長毛的老鼠吱吱地亂叫著,還沒等慧慧尖叫,王銘就把女兒的頭按在瞭自己的肩膀上。

              “爸爸……這裡有好多老鼠,我不要在這裡住……我害怕……”慧慧帶著哭音說著,手緊緊地摟住王銘的脖子,快把他樓窒息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女兒對不起,都是爸爸不好,爸爸做生意陪瞭錢,現在我們已經無傢可歸瞭,這棟房子是爸爸的一個好朋友的,他讓咱們免費住,爸爸答應你,等爸爸一賺到錢,我們馬上搬回一起的傢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“拉鉤。”慧慧松開瞭勾住爸爸脖子的手,伸到瞭爸爸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王銘笑著伸出瞭手和她的小手指用力勾瞭勾。

              安撫好瞭女兒,王銘開始動手收拾房間,臥室是最先要收拾的地方,老鼠窩被他請瞭出去,床單被煥然一新,墻壁上的灰塵簡單地掃瞭掃,一切忙完之後,他在也沒有力氣收拾別的房間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慧慧,今晚爸爸陪你睡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!”坐在地上玩著積木的慧慧,頭也不抬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閨女,在玩什麼?”王銘湊到女兒面前好奇地問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個小姐姐在和我擺積木。”慧慧的話下王銘一跳,他驚恐而小心地問:“小姐姐在哪裡去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面前。”慧慧繼續著手中的動作,正在把一塊積木擺在最上面。毫不知道她這句話給瞭爸爸多大的震撼,王銘一屁股坐在地上,心跳加快,冷汗順著脖頸如蛇般鉆進瞭衣服裡,一陣顫栗。

              “哎呀!小姐姐你別走。”慧慧突然站瞭起來,向外跑去,走廊裡竟然傳來一前一後兩個腳步聲,這聲音像是一把鉛錘一下下敲擊著他的心,他嚇得兩腿癱軟,怎麼也站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當他聽見腳步聲漸漸遠去,他大叫瞭一聲“慧慧……”猛然站起身來追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慧慧小小的身軀正站在陽臺上,像是要夠什麼,可是夠不著,像是被陽臺的欄桿擋住,她低頭看見一個小凳立刻搬到瞭腳下,踩著小凳,向陽臺上望著,踮起腳尖,身體向外傾斜。

              “慧慧……”王銘失聲尖叫,快速沖過去,一把抱住瞭女兒。

              慧慧被嚇哭瞭,嘴裡哭喊著:“姐姐……我要小姐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王銘忍不住想樓下看瞭一眼,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小女孩蹦蹦跳跳消失在樹林處。

              王銘哄睡瞭慧慧以後,站在走廊裡給好友周濤打電話,電話響瞭很久才被接起,他快速大聲地說道:“周濤,你個王八犢子,你給我住的是啥地方?是人住的地方嗎?又臟又破還鬧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呀……”一個蒼老的聲音打斷瞭王銘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“啊?”王銘以為自己打錯瞭電話,可是看瞭看電話號碼沒錯呀,怎麼回事?“這不是周濤的電話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的。”老人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“請他接電話。”王銘盡量保持禮貌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走瞭……”老人悲戚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走瞭?去哪裡瞭?”王銘提高瞭音量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死瞭。”老人絕望的聲音向一顆悶雷在王銘的心中炸開:“什麼死瞭?你開什麼玩笑?我今天才看見他,他還給瞭我一個別墅的鑰匙,讓我暫住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……怎麼可能,他一月前……一個月前自殺身亡瞭”老人帶著哭音的聲音,並不像是開玩笑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麼你是誰?……”王銘突然問瞭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誰知電話卻突然斷線瞭,短促的忙音,一聲聲好像催命符一樣,給他的心裡蒙上瞭一層恐懼的陰影。

              “啊……”臥室裡突然傳出瞭一聲尖銳的叫聲,王銘反射性跳起來撞開瞭門,床上被褥繚亂,女兒慧慧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慧慧……”王銘撲到床邊淒厲地大喊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一隻冰涼的手抓住瞭他的腳脖子,他尖叫一聲低頭去看,隻見女兒慧慧趴在床下瑟瑟發抖。他連忙跪在地上把女兒抱在懷裡,拍著她的背說:“寶貝,別怕,爸爸在這裡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兒被嚇得已經不會哭瞭,瞪著一雙驚恐的大眼睛看著床上,仿佛床上有什麼妖魔鬼怪。

              “寶貝!別怕爸爸不會在離開你瞭!”王銘說著把她緊緊摟在懷裡,這地方他一分鐘也呆不下去瞭,他必須帶著女兒快速立刻。

              打開別墅門正要走出去的時候,突然看見夜幕下站著一個男人牽著一個女孩,背影很熟悉,王銘疑惑地叫:“周濤……是你嗎?”

              男人漫慢轉過身來,果然是周濤,王銘瞪大眼睛後背碰一下撞在瞭別墅門上,顫聲問:“你……你不死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 同時女兒也高喊:“小姐姐……”說著掙脫瞭他的懷抱,跳下瞭地上,向周濤身邊的小女孩撲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小女孩也掙脫瞭周濤的手,抱住瞭慧慧,低聲在她耳邊說著什麼。

              “冉冉聽爸爸的。”周濤突然大喊,女孩推開慧慧擋在瞭周濤面前,輕輕地搖頭說:“爸爸不要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冉冉爸爸都是為瞭你好。”周濤嚴厲地吼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周濤你搞什麼鬼?”王銘大吼,他已經跑到瞭女兒身邊,把她緊緊抱在懷裡。

              “老友對不起,你忘瞭嗎?不是說好瞭,我把別墅借給你住,幫你度過這次危機,你幫我辦一件事嗎?這件事就是要借女兒的身體,隻要你辦到瞭,我就把我的財產都轉到瞭你的名下,你的公司也就有瞭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行……你小子是人嗎?讓我賣女兒換取財富,我不住你的別墅瞭,也不要你的財產。”王銘氣得渾身顫抖,抱著女兒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周濤身行一閃,竟站擋在瞭他的面前,眼神中閃過一絲惡毒,雙手快速出擊,抓向王銘懷裡的孩子。突然紅光一閃,擋在瞭慧慧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“冉冉……”周濤尖叫著松手。

              “爸爸……”小女孩倒在瞭地上,眼中有淚,她哭著說:“爸爸!別為瞭我去害別人行嗎?我要和你在一起。”說著撲進瞭他的懷裡,在女兒的哭聲中,周濤嘆瞭口氣,眼裡的怨氣逐漸消失瞭,漸漸變得清澈透亮,他抬起頭看著王銘說:“老友對不起。”說完他和小女孩都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  同時王銘的電話響瞭,是律師打來的,說他們公司有救瞭,有一筆很大的資金轉到瞭他的名下。

              王銘聽後高興極瞭,抱著女兒高喊,慧慧呀!寶貝!我們又可以回傢瞭。

              慧慧趴在他懷裡很安靜,安靜的並不像她一起的樣子,再看別墅裡,周濤緊緊抓住小女孩的手,低吼:“掙紮什麼?這不是你願意的嗎?用你的身軀換給你爸爸財富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孩停止瞭掙紮,眼睜睜地看著爸爸的身影越來越近,一滴淚從她的臉上滑落,小小的年紀臉上就爬滿瞭哀愁。